快发彩票网_快发彩票网登录

当然就是蒯家了,身为跟蔡家等同级别的荆州大

  不说刘备、诸葛亮等人犹在商议路程,襄阳城外,却已汇聚了不少樊城百姓。众多百姓堵在城门之外,堵得水泄不通,随后,辽军先锋大将太史慈率五万辽军渡江,众目睽睽之下,在襄阳城外三十里处扎营。顿时襄阳人心大乱,城门紧闭,无数荆州兵涌上城防,战战兢兢,唯恐辽军攻城,一眼望去,尽是备战景象。作为襄阳如今半个主人,蔡瑁显然是悠然自得,在府上宴请郭图,两人喝酒闲聊,不似外边紧张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来得好快啊!”举着酒盏,蔡瑁轻笑道:“昨日辽王还在围樊城,今日先锋大将太史慈将军便已到了襄阳城外,请!”
 
    “请!”举杯抿了一口,郭图晒笑说道:“辽王此意,无非是助将军顺利掌握襄阳,在下不曾归去,其中含义辽王自然明白,是故遣一军先行至襄阳,助将军震慑宵小!”
 
    “哈哈!”蔡瑁哈哈一笑,点头附和说道:“辽王深谋远虑,先生不知,前几日襄阳城中还有些家伙扬言竭力抗辽,末将苦劝不从,今日太史将军率军一到,哈哈,先生可知如何?”
 
    “虽不中,亦差之不远!”郭图淡笑一声,心中暗暗冷笑道:“主帅心思投敌,将领几无战心,荆襄如何能保?可惜刘景升、可悲刘景升!”
 
    “那么眼下……”放下手中酒盏,蔡瑁面色一正,低声问道:“不知辽王何时到襄阳?末将又如何……那个,如何……”
 
    “将军放心!”郭图微微一笑,已有所指说道:“辽王素来仁义,襄阳乃重城,城中百姓数十万,如此城池,开战之前,辽王必会亲至城下,呼主将通话,动之以情,晓之以理……到时候,将军顾及城中百姓,不欲襄阳生灵涂炭,是故举城而降,荆襄百姓,必感将军仁义!”
 
    “岂敢岂敢,哈哈,喝酒喝酒!”
 
    “呵呵,将军请!”
 
    “先生请!”
 
    成业六年五月十二日,辽军在荆州大胜的消息传遍天下,叫李林遣朱灵守宛城,一面留张郃守樊城,率麾下十余万兵马于襄阳城外,与太史慈汇合。
 
    成业六年五月十三日,李林率近二十万兵马围襄阳,于城下呼蔡瑁出面,劝其投降,蔡瑁犹豫一下,便与城内众将商议,当然了,二人都是老戏骨,德艺双馨,那戏演绎的合情合理,感人至深,李林苦口婆心言明利弊,蔡瑁虽然大义凛然,但是也是心系苍生…………最后襄阳之中除一批老将誓死不降外,其余将领皆为蔡瑁马首是瞻…………
 
    成业六年五月十五日,蔡瑁以楚王刘表世子刘琮的名义,遣人至李林中军营面见莅临,愿开城而降。至此,襄阳二十万兵马,未曾一战,便已卸甲投降,归了李林名下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这便是襄阳城啊!”率军至襄阳城下,面对着关闭着的襄阳城门,望着那城墙、那护城河,只要城中荆州兵上下一心,竭力奋战,李林自思没把握在一个月之内攻克此城,这襄阳城,在刘表那个死鬼多年的经营下,不得不说,在整个南方,这襄阳乃是第一大城,就算是整个大汉天下,这襄阳也可排的上前五了,然而眼下这襄阳城却也是马上就要被李林的踩在脚下了,而已经见惯了这样场面的李林,早就已经习以为常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呵呵!”李林身旁,军师庞统一直陪伴左右,看着李林的表情,庞统抚须笑道:“襄阳兵马不下于我等,蔡瑁不曾一战却欲出城投降,嘿!主公不战而屈人之兵,日后必成佳话啊!”
 
    “嘿!少扯淡,拍啥马屁?”李林笑骂一声,正色说道:“即便襄阳拿下,刘备仍在逃亡之中,莫要懈怠啊,士元!”
 
    “主公所言极是!”庞统低了低头,拱手说道:“不过依臣下之见,此刻刘备身旁百姓几乎已无,只要被子龙将军的骑兵追上,大可放手厮杀,刘备……必死无疑!”
 
    “但愿如此吧!”李林轻叹一声,放眼望着襄阳,只见襄阳城门徐徐打开,有一人领着一个孩童走出城门,想来便是蔡瑁与刘琮无疑。踏着吊桥走过护城河,蔡瑁望见十余万辽军阵前,有一人身穿一袭白衣文衫,跨马而坐,英武无比,加上鼻子下一抹胡子,更是增添不少杀气与虐气,腰间林刀藏在白袍之下,身上若有若无的显出了里面的护身软甲,这便是李林,跟蔡瑁想象中的李林虽然有所差距,但是这已经传遍天下的李林的形象,加上那人身后威风凛凛的辽军,这李林的身份怎会有假?
 
    蔡瑁急忙领着刘琮上前,而本应该是主子的刘琮却是吞吞吐吐,战战兢兢的,毕竟是一个小孩子嘛,身前二十万大军虎视眈眈的看则会,不下个半死都是他见识广了,蔡瑁也不见外,立即对李林大呼拜道:“楚大将军蔡瑁见过辽王!”他身旁刘琮有些畏惧地躲在舅父身后,偷眼望着李林。
 
    “世子,此乃辽王,快快行礼!”蔡瑁有些着急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必如此!”李林轻笑一声,跟着小孩子,李林没有必要一般见识,这刘琮恐怕比虎儿还小的样子,李林翻身下马,随意的拱拱手笑道:“世子顾及大局,免去襄阳一场大劫,保全城中百姓,请受寡人一拜!”寡人,不错李林说的正是寡人,李林如今何等身份,大汉辽王,称侯称王,皆可以称孤称寡人,以李林的身份当然也是这样自称,不过李林在平时跟自己麾下将士在一起的情况真是懒得说这些,李林倒是更加的习惯自称老子嘞!总是孤孤的,李林很是不习惯,但是如今乃是在万军之前受降,当然就要有点官方的称呼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岂敢岂敢!”蔡瑁连忙侧身闪开,抱拳说道,“若论仁义,辽王才是,末将断断受不得辽王此拜!”
 
    “哈?”正低头望着刘琮的李林懵然抬头,莫名其妙说道,“蔡将军方才说什么?”
 
    “啊!”看着李林压根就没理睬自己,蔡瑁也有些尴尬,犹豫一下,抬手说道:“某已在府中备好酒席,若是辽王不弃……”
 
    “哪里哪里!”李林摸摸刘琮脑袋,心说这个小子长得还挺好玩的,一看就是一个纨绔子弟的胚子!听了蔡瑁的话,李林点点头,笑着说道:“来!世子,蔡瑁将军!请!”看来李林倒是还挺客气的。
 
    “请!”蔡瑁赶紧抬手恭敬一礼,李林客气,但是他可是不敢客气。
 
    见李林就这么入城,庞统咳嗽一声,提醒说道:“主公,麾下将士如何处之?”
 
    似乎是明白了庞统的意思,蔡瑁急忙说道:“辽王,城南有一营寨,末将已命将士卸甲以待辽王大军至,不妨叫辽王麾下将士,入营歇息,哦……还有,近日城防将士劳苦不堪,末将已命将士卸甲归营,至于襄阳城防,恐怕要劳辽王麾下将士了……惭愧惭愧!”坑介妖巴。
 
    蔡瑁一席话将李林与庞统说得一愣一愣,这做得也太彻底了吧?不理解蔡瑁为何这般信任自己等人,但是既然这么老实,也省的李林麻烦了,你要是迟迟的不交出权利倒是会让被人猜忌呢,李林点点头,道:“蔡瑁将军果然是诚实君子啊!”
 
    低了低头,蔡瑁笑着说道:“辽王才是仁义备至,说一不二,天下名传!”
 
    “蔡瑁将军客气了!”点点头,李林一样手,当即吩咐李通、高览率军入城,接手襄阳城防,太史慈率大军入驻襄阳城外军营,收编荆州军。
 
    李林还提醒众将士道:“记住寡人对尔等说的,但凡发现扰民之举,不问大小,斩!”
 
    “诺!”李通、高览抱拳一礼,当即率军入城。
 
    “辽王真乃仁义之士!”蔡瑁抱抱拳,恭敬的说道:“请!”
 
    “请!”李林淡淡一笑,众人缓缓入城。
 
    即日,李林取襄阳,按早前约定,上表洛阳的小天子封刘琮继任楚王,蔡瑁为水军大都督,襄阳大小将领,一概封赏。另外,李林犒赏三军,令夏侯悖徐徐收编襄阳兵马,襄阳二十万兵马,改姓李矣!除了刘备未除,李林稍稍有些遗憾之外,此行能兵不血刃,拿下荆襄,实在是可喜可贺。而蔡瑁自是最善察言观色,见李林有些兴致,当即大设宴席宴请辽军将领,以及襄阳降将。对此,庞统认为,眼下初取襄阳,还是要谨慎为上!不过李林则认为,一通宴席,或许能拉拢辽军将领与襄阳降将之间的关系呢?或许,对于将领们来说,酒水,当真能拉拢两者关系呢…………
 
    当然了,李林自然不会忘记叫李通严加戒备,以及严令众将士醉酒,这帮家伙都是粗犷的汉子,当然了,一般酒品也不是太好……
 
    相对于其他将领,李林的席位自然是蔡府内室之中,身旁唯有庞统、赵云二人,而蔡瑁一方,也仅仅叫蔡中、蔡和作陪而已。
 
    席间,李林也曾见过刘表妻室,蔡夫人,感觉此女温文贤淑,称得上是大家闺秀,并不像是什么恶毒女子,所求也仅仅是叫其子刘琮日后能继承其父基业,衣食无忧而已。对于蔡夫人所求,李林一一应允,只要荆州能归顺,区区一个什么破楚王的虚名,又有什么呢?再加上,这荆州的大权在蔡瑁等人手里,只要蔡瑁等人会做人甘愿为李林帐下,些许权利,算不了什么的,就算换做李林,同样如此。用人不疑疑人不用,只要自己势力够强,不怕麾下造次;倘若麾下造次,则只能怪自己势力仍不够强势,无法满足麾下所求!经过了许亮的背叛事件之后,让李林更加的明白,忠诚,是因为背叛的筹码不够!除去个别人外,大多人心中都有各自的追求,只要能满足他们,他们又如何会造次?不过,要是野心大大,不要驾驭的话……呵呵!恐怕就只能像庞统说的那样了,杀之立威!当然了,不到最后关头,李林是尽可能不想这么做,杀一人,那么那人背后亲眷、至交自然与自己为敌,便是为自己树立了数倍、乃至数十倍的敌人,何其不智!尽可能的,李林仍希望收人心,继而收天下!是故,古人云,得人心者得天下!
 
    “令郎之事,还请太夫人安心,寡人已上表天子,不日便有皇命传达!”李林笑着说道,这蔡夫人毕竟是刘表的媳妇,所以李林也没办法,叫一句太夫人已经是相当给面子了。
 
    “多谢,多谢!”得李林亲口应允,微微松了口气,起身为李林满上一杯。
 
    李林愣了愣,急忙说道:“岂敢劳太夫人了如此,寡人不敢当!”斜眼又看了看蔡瑁,蔡家,在荆州的影响力太大了,眼下还得重用蔡瑁,若是能叫他诚心归顺,即便是拉蔡家一把,也无不可,蔡瑁知进退、会做人,可同样的,迳类人也只能达到这种地步,他只有这种器量,相比之下孙权、刘备才是重中之重!
 
    酒过三巡,李林眼珠子一转,缓缓对蔡瑁道:“嗯,德挂……”
 
    “在!”蔡瑁恭谨地一颔首。
 
    只感觉眼皮一跳,李林按下心中无奈,沉声说道:“寡人来荆州,出来安定荆州宵小,另一个用意德珪想必也知晓吧?”
 
    蔡瑁一听,假装糊涂道:“额……粗知大概,望主公提点!”
 
    左右一望,蔡夫人知机起身,盈盈一礼,拉着刘琮说道:“辽王在此商议大事,妾身且告退……”很是尴尬地点点头,望着蔡夫人转入内室,李林咳嗽一声,正色说道:“襄阳兵马,德珪可是全权掌握?”
 
    “禀主公,十之八九,除却一些顽固仍有反心外,兵马皆在瑁掌握之中!”
 
    “好!”李林心情总算是好了一些,点头说道:“表你为水军大都督,用意你可明白?”
 
    “明白!”蔡瑁点点头,望了一眼李林,低声说道:“主公的意思,想必是欲取江东吧?而主公帐下兵马将士,大多出身北地,不善水战,而我荆州水军,每每操练,不曾懈怠,即便是与江东,亦有多次征战,可谓是知己知彼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对!”李林微微一笑,沉声说道:“不过德珪休要大意,那江东可不是好对付的!”
 
    一说到江东,庞统眼睛一眯,自己跟周瑜在江都对战一个多月不分胜负,排兵布阵之上,那周瑜果然是天下奇才,就连自己都不得不佩服,而江东的那些兵马可就差上不少了,毕竟是南方人,以水战为上,庞统曾经跟李林说过,若是能够将周瑜这样的人物招揽过来,必将如虎添翼,身为军师,庞统竟然想着帮助李林招揽可以顶替自己的人才,也可见庞统的心胸了,但是李林当然明白,让周瑜投降自己,那不是做梦一般嘛!
 
    皱皱眉,蔡瑁疑惑说道,“主公的意思是……”
 
    深深吸了口气,李林勉强笑道:“待襄阳兵马收编完毕,你便再复操练此军,不可懈怠,待我军备好粮饷,择日挥军江东,尽量要在刘备与孙权联手之前,一一击破!”
 
    蔡瑁顿感李林言语中一扫天下的气势,颌首抱拳说道:“末将明白!”
 
    “那么……”思量一下,李林手指一叩桌案,郑重说道:“荆州水军,便全权交与你了!莫要叫我失望!”
 
    只见蔡瑁面色一愣,随即便是大喜,起身大拜说道:“多谢主公,某必将不负主公信任!”
 
    “多谢主公!”蔡中、蔡和亦是心中大喜,附和拜道。内室之中,蔡夫人侧耳倾听着李林等人谈话,见李林欲重用蔡家,暗暗松了口气,望着怀中茫然不解的刘琮,会心一笑。吾儿无忧矣!蔡家无忧矣!
 
    宴罢,蔡瑁一面在府上腾出几间空房,叫庞统、赵云等人暂且安身,一面叫其弟蔡和、蔡中去襄阳置备一处宅邸,好叫李林麾下将军安居,而李林,直接就被安排进了刘表的楚王宫殿,当然了,不能住刘表的屋子,那刘表身边还有蔡夫人呢嘛…………
 
    毕竟,若是要取江东,那么荆州与江东之间,自有一番恶战!而且是水战!不同于陆战,水战显然是极其麻烦,首先,战船自然是必不可少,然而纵观荆州水军,楼船不过数十,艨冲不过数百,走舸多些,也不过千余,对于荆襄来说,自然是足以,不过对于欲一扫江东的辽军而言,仍是太少!再者,便是箭支,从古至今,水战,自然少不了箭支,大江之上,肉搏难得一见,最常见的,便是火箭,有时一轮交锋,所耗箭支便是数万,是故,要取江东,箭支断然不可少缺!幸亏李林已经有了一支强大的海军,但是赵虎长期在海上作战,对于长江不是很了解,所以还需要时日,命蔡瑁派人道赵虎那里,熟悉这长江水战,到时候蔡瑁在荆州向东,赵虎从海上直接进入长江入海口一路向西,等到两军汇合之时,便是大胜之日!
 
    单单靠荆州兵马南取江东,一来无法服众,二来嘛,李林也不信区区十几万水军便可拿下偌大江东,过了长江,南方还有不少陆地嘞,是故,李林乃叫蔡瑁教二十万辽军熟忌水性,最不济,至少要他们学会游泳,免得溺死在江中……不过,此事对于蔡瑁,似乎是过于勉强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大家不觉得在荆州少了点什么,什么呢,当然就是蒯家了,身为跟蔡家等同级别的荆州大世家,但是在李林进城的第一天知道现在竟然没有出现,地区有些不正常,不过其实原因很简单,就是蒯越和蔡瑁不一样,蔡瑁会舔着脸上赶着舔李林的脚丫子,而蒯越不会,这也可见蒯越知道,李林想要一最快速,最轻松的方式稳定的之力荆州,必需要用到他,这是蒯越的自信!
 
    不错,第二天,李林便召蒯越前来,这样的人才怎么可以不用,对于蒯越这样的人才,李林自然也是悠然自得,迎客奉茶,言语温和,不失礼数,其实李林和蒯越都明白,李林只要给蒯越一个台阶下,蒯越自然会借坡下驴,二人相谈甚欢,李林直接让蒯越暂时统领荆州内务,等到天下大定,定然封侯拜将,蒯越心悦诚服,对李林很是恭敬,虽然双方……不!应该是好己方各有自己的小算盘,但是一个结局还是有的,至此,襄阳乃定!
 
    襄阳已定,荆北就剩下那江陵了,说道江陵,大家不要忘了,那赵云可是带领骑兵飞奔追赶刘备人马呢,直接追到了长坂坡,没想到当年在长坂坡杀的七进七出,一杆银枪就阿斗,一之中,李林正在召集众将士商议继续南下之事,只见一个仿佛从鲜血里面刚洗完澡的人冲了进来,帐内众人惊讶无比,一是此人的形象,二是这帐外的护卫是吃屎的吗?竟然没有拦住此人。
 
    而李林一看此人身上的盔甲,当即大惊,因为此人竟然是赵云,被李林派往追杀刘备的赵云!
 
    “子龙将军!”帐内大部分人都已经认出来了赵云的模样,立即上前搀扶赵云,一看之下,赵云浑身是血,也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血还是别人的血,但是那摇摇晃晃的身形,发生在了赵云的身上,众将士都明白,这事情,不会小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不……不用!”赵云堪堪推开众人过来搀扶的手,赶紧上前,走到主位之前,李林正惊讶,担忧的看着赵云,赵云对李林拱手道:“主公,末将失职,导致刘备败军得逞南下江陵,麾下五千轻骑死伤殆尽!末将还望主公降罪!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帐内众人立即议论起来,而李林面色依旧是担忧的看着赵云,关心道:“拿倒无妨,子龙你身上伤势可重!还是赶快医治!”随即李林立即喊道:“快!叫华太医来!”华佗因为李林身上在左慈嘴里所谓的天谴的伤势,所以一直跟随军中…………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