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发彩票网_快发彩票网登录

扑入刘磐麾下兵马阵中仅仅一个照面刘磐麾下兵

 庞统嘿嘿一笑,玩味说道:“妙策且无,不过良策倒是有,便不知主公用与不用?”
 
    “喔?”有些怀疑地望了一眼庞统,李林皱眉说道:“士元且说来听听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庞统面色一正,低声说道:“先取樊城,断刘备归路,随后遣军掩杀,令百姓复归樊城,不从者!杀!”
 
    “你是要激起民变是吧?”李林撇撇嘴,白了一眼庞统,无语说道:“我之所以不欲强攻樊城,其一,未免麾下将士伤亡过多,其二,便是不欲与刘备鱼死网破,若是刘备决然之下,携百姓死守樊城,即便我军拿下此城,亦非可喜之事!”
 
    可能是许久没有征战的缘故,李林已经有一点厌倦了太多的杀戮,本来战争就不是百姓的事情,要是波及到太多的百姓,李林心里也是不好受,特别是如今又冒出来了左慈老头,天天晚上在梦里跟自己说天道的事情,让李林更加的头疼,所以李林南下荆州,想的就是能够少杀人,就尽量少杀人,特别是百姓,不过对于刘备他们,就算是他们出乎意料的投降李林,李林都会想办法把他们弄死!
 
    “主公高义!”庞统笑呵呵拱拱手,玩笑说道:“如此的话,那我军唯有远远尾随百姓,百姓者,不堪远行,一日行不过三十里,刘备唯恐主公大军至。必急行遁去,一日岂止六七十里?只消半日,即便是主公不刻意找寻刘备,刘备怕是也会自露马脚,再者,襄阳屯有重兵二十万,樊城百姓不会不知,为求心安,百姓自然投襄阳而去,对此,主公不是早有安排么?只需叫蔡瑁收拢了樊城百姓,刘备,死期至矣!”
 
    “嗯?”听闻庞统所言,李林细细一想,摇头说道:“叫蔡瑁收拢樊城百姓,不过是留一后招,若是可以的话,最好能在刘备渡襄江之前!”
 
 第二百三十八章 截杀刘备
 
    “报!”李林话还未说完,忽然有一辽军轻骑士卒匆匆而入,抱拳说道:“辽王,赵将军遣小的前来禀告,樊城有无数百姓涌出城,往南而去,人数极多,无法辨别刘备等人是否混在其中,如何处置,赵将军请辽王裁断!”
 
    “这刘备!”李林皱皱眉,低声喝道:“走!士元,随我前去看看!”
 
    “诺!”庞统拱拱手,望着李林离开的背影,心中微微一叹。主公,那诸葛孔明就是知道你不会对百姓下狠手,是故如此的啊!不过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也好!”庞统喃喃自语一句,紧紧跟上李林脚步。自己不正是因此,才投入李林的麾下么?不必担忧锋芒太盛而遭不测,亦不必担忧鸟尽弓藏,尽吾所能、展吾抱负!无所保留,无所猜忌,只需要保持着真实的自己即可!
 
    “士元,快些!”已经出了营帐的李林在外喊了一声。
 
    “是是!”庞统晃了晃脑袋,将头脑之中的干扰清楚,如今可是应对孔明,万不可大意!定然要派出一切杂念,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战事上…………
 
    仅仅率两百余轻骑,李林与庞统急行赶到樊城,在一处高坡勒马,冷眼望着无数百信从樊城蜂拥而出,朝南而去。诸如潮水一般的人流之中,要找到刘备一行人,实在是难如登天,,
 
    “传我令!”淡淡望着人流半响,李林转头身旁一名护卫轻骑下令道:“你即刻前去张郃营寨,令张郃当即点起兵马,半个时辰之后,拿下樊城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那名卓军轻骑一抱拳,拨马朝西而去。
 
    “士元!”一扬马鞭,指着远处人流。李林凝重问道:“你说刘备等人,是否混在其中?”
 
    “呵呵!”庞统淡淡一笑,点头说道:“十有八九了!”话音网落,他好似瞧见了什么,指着远处人流,皱眉说道:“主公且看!”
 
    李林定睛一看,望见远处百姓洪流中混着数十辆马车,还不待他回过神来,那些马车便四下分散,随着人流朝远处去了。
 
    “那些马车是?”李林正在怀疑之中,忽然听到身旁护卫轻骑急呼道:“主公,有支兵马出城了!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李林当即便将注意从哪些马车上收回,放眼望向樊城城门方向,果然瞧见一支兵马徐徐而出,为首三将,正是刘备、关羽、钟繇,陈到带领数百白毦兵紧随其后,看此军行径,似乎是在为百姓断后。
 
    “好胆量!”李林略微赞许一句,转身下令道:“传我令,命高览当即点起兵马,尾袭刘备!令赵云收拢轻骑,在刘备之前赶至襄江畔!传令骑兵咬住刘备兵马!记住,不可无故伤及百姓!”
 
    “诺!”李林话音网落,身旁数名轻骑护卫呼啸而去,庞统摇摇头,苦笑说道:“主公之令,未免有些强人所难,既要诛杀刘备、又不得伤及百姓!嘿!”
 
    “不得不如此罢了”李林微微叹了口气,仰头望着天际,缓缓说道:“我军初至荆州,若是杀戮过多,不利于我等主事荆襄,况且,至黄巾之祸以来,天下百姓屡遭兵祸,我此令一下,若是能少几名百姓无辜身吧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主公高义!”庞统点点头,转头望着刘备、关羽、钟繇一行兵马远去,哂笑说道:“这刘备倒是也有几分胆量,不过眼下到是有些不解!”
 
    “唔?”李林疑惑地转头,问道:“何来不拜?”
 
    只见庞统摇摇头,茫然说道:“观刘备等人所为,好似在为百姓断后,不过既然刘备有此心,为何不孤身率军突围,却要鼓动百姓呢?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”听庞统这么一说,李林显然被问住了,双眉紧皱,疑惑不解。
 
    “罢了!”摇头一笑,庞统见李林面色有些凝重,出言劝道:“既然刘备这么做,想必有他目的所在,无论其中究竟如何,只要刘备身死此地,我等此行便大功告成!”
 
    “说的是!”李林点点头。
 
    “主公!”犹豫着望了李林一眼,庞统迟疑说道:“有一事臣下不知当问不当问,”
 
    李林斜眼一看庞统,打趣道:“说呗,客气啥!”
 
    “臣下观主公,好似对刘备甚为重视,依臣下看来,刘备图有皇叔之名,有名无数,但是兵马少之甚少,难有作为,相比之下,无论是益州刘璋,汉中张鲁,袁尚,江东孙权等辈,比这刘备比起来,更加难对付!臣下以为,待我军取下荆州之后,不如且在此地练水军,趁此时机,西取汉中,益州,再行携得胜之师复取江东!辽王意下如何?”
 
    “呵呵!”李林微微一笑,摇头哂笑说道:“益州,汉中,这些人都是白扯!我军日后敌手,一者刘备、二者江东,其余,不足为惧!”庞统闻言一愣,疑惑地望了一眼李林,见李林不欲再言,亦不再询问。
 
    过了半响,庞统犹豫说道:“主公,大事已定,不若归营静候佳音?”
 
    “不!”李林摇摇头,眯眼望着远处人流,一字一顿说道:“我要亲眼见到刘备坠马,方才心安!”
 
    “诺!”不说李林、庞统等两百轻骑在一处高坡远远望着樊城百姓南迁,且说张郃与高览二营。
 
    得李林将令,张郃不敢怠慢。当即提尽营中兵马,挥军樊城,半个时辰后,赶至樊城脚下,不费吹灰之力便拿下了樊城。拿下樊城之后,张郃为防止刘备复制一个火烧新野之计,一面率众安抚城内未迁百姓,一面搜查刘备士卒。时至半个时辰之后,见城中并无不妥,张郃稍稍心安,而引麾李通,高览领本部兵马,助太史慈的骑兵追击刘备,张郃坐守樊城,清点城中钱粮。
 
    而另外一面,太史慈得李林将令,在外以骑兵巡逻寻找刘备大军,一听发现刘备踪迹,火速赶至樊城,于城外与李通、高览二将汇合,三人合兵一处,南下追击刘备。不过说是追击,其实充其量不过是给刘备等人施压,真正充当杀招的,乃是赵云麾下堵截之骑兵!再说,李林并未下达什么复杂的命令,仅仅两条而已。但凡刘备兵马,杀!无故杀戮百姓者,杀!
 
    “父亲!”策马急奔之中。太史亨指着远处喊道:“看到刘备兵马了!”
 
    “叫我将军!”太史慈愠怒地吼了一句,毕竟儿子跟着自己,在军中,有上下等级,无父子,所以太史亨必须叫太史慈为将军,别说太史亨,就算是李平,在正是的场合也不能叫李林为父亲,说完,太史慈便一挥手中长矛大声喝道:“弟兄们,谨记将今,杀!”
 
    “喝!”随着一声齐喝,太史慈身后三千骑兵顿时散开,如猛虎一般,扑向刘备兵马。在此殿后的,是樊城守将刘磐,当他听探马来报,说有一支兵马从后杀来时,刘磐便知然而怀不待他有何应变户策,那支兵马就已经杀到。
 
    趁隙望了一眼身后,看那支已经飞速接近的人马,刘磐苦笑一声道:“麻烦了!”随即,刘磐唯有遣身旁仅有的五千的樊城兵结阵拒敌。
 
    太史慈微微吐了口气,长矛一指前方已经近在眼前的敌军,重声喝道:“杀!”
 
    “喝!”三千骑兵如狼似虎得扑入刘磐麾下兵马阵中,仅仅一个照面,刘磐麾下兵马溃散。
 
    “这便是传闻中的幽辽铁骑?”刘磐惊愕集分,忽然见眼前一道寒光闪过,急忙取剑便挡。
 
    “砰!”
 
    “啊!”
 
    挥了挥带血的长矛,将上面的血水甩去,太史慈眯眼望着远处哭号奔走的樊城百姓,皱眉说道:“麻烦!老王!你带一半弟兄去左翼,我去右翼,避开此些百姓!”
 
    “明白!”那个老王乃是跟随太史慈多年的副将,一听太史慈的指令,立即点点头,挥手喝道:“弟兄们,想立功的,随我来!”这一呼,几近两千骑兵皆随着老王奔远了。
 
    太史慈额角青筋直冒,大声喝道:“剩下的,随我去右翼!”
 
    “喝!”当太史慈三千骑兵追上时,樊城百姓还会哭号着四散奔走,然而当高览和李通率领数万辽兵追上时。樊城百姓们几乎已经绝望了,男人们茫然地望着越来越近的辽兵,妇人们死死抱着怀中婴儿,此地响起一片哭声。
 
    “哭甚哭!”太史慈恶狠狠地吼了一句,骇得此地百姓不敢再发一语。
 
    “说!”提矛指着一名男子,太史慈重喝道:“刘备小儿朝何处逃了?”那男子咽了咽唾沫,畏惧地望着跨坐战马的太史慈,一脸骇然,手足无措。
 
    “妈的!”太史慈皱皱眉。正欲呵斥几句。却见那人瘫坐在地,环视一眼,此处百姓亦是惶惶不能言,也是,毕竟数万辽兵,对这些百姓的压力,实在是太过巨大。
 
    “报!”忽然有一轻骑赶来,抱拳禀告道:“太史将军,前方发现刘备兵马踪迹!”
 
    “喔?”太史慈眼神一凛,嘿嘿一笑,抬手呼道:“兄弟们,辽王有令,杀刘备者,赐千金!”
 
    “喝!”辽军士气顿时一涨,骇得此处百姓面色更是惨败。
 
 
    “不……不是说辽兵要屠城么?”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