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发彩票网_快发彩票网登录

如今竟然在城下对付自己,而自己却是已经成了

 “嘿!”见庞统这么说,郭图笑道:“庞军师此言差矣,我军兵马十倍于樊城,或围或攻,单凭主公一念之间,何来麻烦之说?若要说麻烦,与樊城隔 的襄阳,屯兵二十万,意图不明,那才叫麻烦!”
 
    “襄阳?”庞统瞥了一眼郭图,哂笑说道:“恰恰相反,襄阳……嘿!”
 
    在郭图皱眉暗思庞统之言时。李林微叹说道:“士元是说,蔡瑁有投诚之心已经确定了吧!”
 
    “是!”庞统愣了愣,拱手恭敬说道:“启禀主公,此乃臣下武断之思,我军二十万大军取荆州,按理说蔡瑁应当发兵才是,然而直至今日,我军不曾遇到任何阻拦之兵,除去刘备那数千兵马之外,我等兵克数城,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,不合常理!若非是蔡瑁示敌以弱,诱我军深入荆州腹地,那么,便是蔡瑁有投诚之心!主公既然欲取樊城,不若在取城时亮出旗号,敲山震虎,静观襄阳动静,探探蔡瑁到底有没有确定投靠之心!主公意下如何?”
 
    “亮出旗号?”李林皱皱眉。暗忖半响,点头说道:“好!就这么办!”
 
    刘备、诸葛亮、曹丕你们几个,若是老子猜得不错的话,刘备应该是投江陵刘琦之后,便会与江东孙权联合,希望刘备莫要稀里糊涂的投了益州,那么一切按着历史走向行事,也就是…………天下早日大定,自己也早日可以脱身陪伴妻儿了!老百姓也就过上好日子了,不过这个逆天行事?妈的!自己为了天下人好,老天为何还说我的不是,怎么不说你的不是!难道天道一切就是对的吗?那我为何在这!
 
    成业六年五月九日,二十万辽军兵临樊城,在樊城北面三十里处扎营。其后,李林令张郃率五万兵马取樊城,虽说是取,不过李林本意,却是想试探试探荆州意图,以及刘备等人意图,行军途中,赵云、太史慈不时率轻骑四下搜查,却不曾探到刘备等人踪迹,但是李林敢肯定,刘备此刻必在樊城之中。
 
    攻城,向来为李林所不喜欢的,无他,不过是死伤太重罢了,正因如此。李林才想将刘备等人逼出樊城。比起城墙坚固的樊城,野外,不是容易对付刘备么?比如说,长坂坡!
 
    奉李林将令,张郃、高览、李通三人以徐庶为军师当即便提兵至樊城,五万辽军在城下排开阵势,致使城内人心惶惶。
 
    辽军阵前,黑字辽旗迎风招展,更令城上刘备、关羽、钟繇、曹丕等人脸上多了一抹忧愁。
 
    刘备正要说话,却见张郃向城上喊道:“刘备,我知你在城上,出来回话!”
 
    “主公不可!”简雍见刘备欲上前,急忙劝阻说道:“张郃前来。意图不过是为探主公是否在樊城。若是主公此刻出面,李林当即必统大军至矣!”
 
    “这…………”刘备有些犯难,正犹豫间,身旁刘磐大步上前,手扶城墙大声喝道:“我乃樊城守将刘磐,来将何人,报上名来!”
 
    “莫非刘备不曾来至樊城?”张郃心中闪过一个念头,微思一下,大声喊道:“我乃辽王帐下大将张郃,刘磐,天兵至矣,何不早降?”坑有岛血。
 
    “荒谬!”城上刘磐大声喝道:“你主李林趁我荆州大丧之际,引军来犯,实属不仁,何为天军耶?本将军奉命守此城以防宵小,岂能容你在城下耀武扬威?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!”张郃闻言哈哈大笑,指着刘磐说道:“本将军自在此恭候,若是你有胆量,便出城与我一战!若是无胆。便龟缩城中,不过嘛…………我且奉劝你一句,此刻投降。本将军可保你平安,倘若冥顽不灵。待他日城破之时,哼!”
 
    “放肆!”城上刘磐勃然大怒,正欲提兵出战,却被曹丕劝阻。
 
    “将军,辽军势大,我等不可出战,只易固守以待时机,望将军三思!”曹丕小声道。
 
    刘磐听罢,暗暗深思一下,正欲说话,却听城下张郃喊道:“刘磐。本将军已布下一阵,你若有胆,便下城提兵前来,眼下我五万大军你亦俱之如虎,岂能挡我二十万大军,劝你速速投降,可留你一条命!”
 
    “区区五万乌合之众,何足挂齿!”城上刘磐大怒,怒声喝道:“待我提兵前来战你!”然而回应刘磐的,却只有张郃的哈哈大笑。
 
    “真该死!”怒骂一句,刘磐正欲下城,却被曹丕劝阻,摇头说道:“将军稍安勿躁,且看张郃何意!”
 
    “喔?”刘磐一听,点点头道:“好!”
 
    曹丕几人上前几步,静静望着城下辽军,随即曹丕便愣住了,惊诧道:“张郃!你……你竟然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听曹丕这么一说,城头之上众人立即看向了曹丕,而就在一旁的钟繇则是大骂一声,喝道:“大胆张郃狗贼,竟然用我们老主公的八门金锁阵!”
 
    众人一听,惊讶无比,刘备喃喃说道:“可是当年孟德的八门金锁阵!”
 
    曹丕缓缓的点点头,而刘备立即抬眼望去,看了半晌,缓缓说道:“果然是好阵法啊!只可惜……诶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不错这张郃竟然就在樊城外摆下了八门金锁阵,当然不是张郃摆下的,乃是他身旁不停冷笑的徐庶给曹丕和刘备送上的第一份大礼,以彼之道还施彼身,徐庶这一会也是用上一次。
 
    张郃不停的挥动令旗,不停的笑着对徐庶道:“军师啊!你看城头上那帮人的脸色,哈哈!”
 
    徐庶则是满脸的纠结,他知道,刘备定然就在城中,可是而今自己乃是李林麾下军师,面对着旧主,自己不得不这样做,只是……徐庶真是不愿意看到刘备葬身于自己之手,这也是徐庶在新野城外没有赶往朱灵身边而一直在后军压阵的原因,徐庶心中不知道该怎么做,朱灵的大败,看似是朱灵的错误,但是何尝不是自己的失职呢?所以徐庶一直都会帮助朱灵辩解,而李林的那一个眼神,就让徐庶明白,李林知道徐庶的心思,但是李林不怪罪徐庶,可是李林这样做,会让徐庶更加的愧疚,所以破樊城,徐庶必须要拿出这本是,只可惜,到了这一刻,徐庶还是不愿意再看下去…………
 
    徐庶缓缓对张郃道:“将军!某有些累了,会大营休息了!”
 
    张郃当即说道:“好!军师一路奔波劳累,还是赶紧休息吧!”张郃如今看着这阵法正起兴,哪有什么心思听徐庶的话。
 
    “诺!”徐庶再一次看了看城头,摇摇头,缓缓退走…………
 
    而就在城头之上,曹丕则是开始给众人讲解这板门金锁阵的奥妙的,他老爹的阵法,曹仁,曹爽都会使用,当然这曹丕也不例外,只不过曹丕精通乃是内政和统御,要说这排兵布阵,还还真是不那么擅长。
 
    曹丕正色说道,“此乃八门金锁阵也,八门者: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。如从生门、景门、开门而入则吉;从伤门、惊门、休门而入则伤;从杜门、死们而人则亡!乃是家父最善用之阵法!没想到……诶……刘皇叔,刘磐将军!要破此阵。必要遣一员大将,从东南角上生门击人,往正西景门而出,其阵必乱。”
 
    “好!”刘磐闻言大喜,下城提兵出战,而城下张郃,见樊城城门徐徐打开。刘磐身披挂甲出战,哂笑着一摇令旗。
 
    轻轻抚着墙垛,曹丕微叹说道:“李林引军到此,或许是算到我与刘皇叔欲投樊城,是故急行而来,叫我等不及应变,某有种感觉很是不安,刘皇叔!未免夜长梦多,我等还是速速归江陵去!”
 
    “子恒所言差矣!”刘备摇摇头,正色说道:“若是不知辽军将至。那还到罢了,既然已知辽军兵临。备如何能丢下一路随我等而来的百姓?”
 
    “刘皇叔多虑了!”曹丕微叹一声。凝神说道:“一者,眼下我等无力他顾,自保仍有不及,主公如何保樊城?再者,辽军虽勇猛,然李林素来都是重视百姓,必不会苛待樊城百姓,反而言之,若是李林擒得文聘等,恐怕是不会留情的!”
 
    刘备沉思片刻,缓缓一点头,道:“确实!李林一直是非除我等不可了…………唉!若是蔡瑁愿与我等联手,或许可挡李林大军!”刘备又想起当初自己奔逃之时,赵云追杀而来后跟自己说的那番话…………
 
    刘备话音刚落,诸葛亮走上城来,听闻其主之言,淡淡说道:“主公勿虑,江陵兵马,亦足以挡李林兵马!”
 
    “唔?”曹丕一转身,望见来人。笑着说道:“孔明来了!”
 
    点点头,诸葛亮走上前,忽然听闻城下嘈杂,转头一望,皱眉说道:“辽军势大,我等只易固守。为何出战?”
 
    曹丕乃将张郃在城外叫阵之事一一告知诸葛亮,却见他面色愈加凝重。疑惑问道,“孔明,若是惧战不出,辽军势必趁势取城,当是要挫挫辽军锐气,不知有何不妥?”
 
    “子恒所言虽无不妥,不过…………”深深望着城外辽军阵势,诸葛亮皱眉说道:“子恒看差了,此阵非是一般阵法啊!”
 
    “这个我知,乃八门金锁阵,乃是家父…………”曹丕有些不明所以。
 
    “不!亮是说…………”诸葛亮赶紧打断了曹丕的话,微微吐了口气,担忧的说道:“非是当年曹丞相的八门金锁阵!”
 
    “什么?”曹丕一听面色微变,转头凝神望着城外,见辽军阵法变幻。将刘磐死死围在阵中,惊呼说道:“我失察矣!竟然…………”正说着,曹丕面色大变,因为他终于看到了那阵中阵眼之上站在张郃身边的那一人。
 
    “徐庶!竟然是徐庶!”曹丕惊叫道。
 
    曹丕口中的徐庶,刘备一听更是大急,没想到自己当年的军师如今竟然在城下对付自己,而自己却是已经成了瓮中之鳖,若是樊城守将刘磐阵亡,那樊城如何能保?当即,刘备便向诸葛亮问策“眼下如何是好?军师?”
 
    与曹丕对视一眼,诸葛亮皱眉望着辽军阵法,摇头说道:“此阵,变换莫测,想必乃是元直加以改良,变化更加莫测,亮不明其中究竟,何谈破阵!”诸葛亮何人,一看就知道这个阵法被徐庶更改过了,甚至还有一些庞统的风格,看来是他二人合理更改过的,自己对于战争方面绝对不是二人敌手,如何破阵?
 
    “兄长!”醒悟到事态不妙的关羽走上前,凝重说道:“刘磐将军断然不可失,不若叫我出城杀辽军一阵,解刘磐将军之围!”
 
    曹丕暗暗一叹,自责说道,“都怪某眼浊坏了大计!若是刘磐将军一死,辽军必大举猛攻矣!”
 
    “子恒心意备明白!”拍拍曹丕肩膀,刘备正色说道:“不过依我之见,李林岂会不知我等投樊城?出不出面,都是一样,刘磐将军愿违蔡瑁将令收留我等。我等岂能坐视刘磐将军犯险?刘备自黄巾起,历经大小战事无数,不曾畏战,往日如此,今日亦如此!”
 
    “主公当真欲出战辽军?”诸葛亮犹豫说道:“若是主公在此事露面,李林必引大军前来!”
 
    “呵!”刘备缓缓抽出腰间双剑。自嘲说道:“如此,便唯有听天由命了,二弟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钟繇拱手答应一声,也是飞速吓了城池。
 
    而与此同时,城外,张郃与高览、李通居阵眼处,望着刘磐在阵中左冲右突,却是无法脱身,张郃摇头哂笑道:“匹夫无谋,妄自尊大,可笑!”
 

相信自己能做到比努力本身更重要!